茶悦网 > 头条 > 正文

他垄断香港外销岩茶市场三十年,却被武夷山人称作傻瓜 | 一周精选

岩茶 武夷山岩茶 茶市

来源: 茶悦网 2016-12-26 11:15:18

导语:六月傍晚时分在深圳鼎承茶艺汇与黄老对饮,那时晚风还新,时光却旧了。听他讲自己在茶界几十年的心路历程,愈发懂得茶与人生的真谛。


黄锦枝(左):香港协和茶行老东家


王道深(右):深圳慈林茶舍主人、《围炉观茶》栏目顾问


他外销香港百分之八十的茶叶,

他被武夷山老一辈人叫傻瓜,

他三十年间用心收茶、制茶、卖茶,从不移真心。

他是黄锦枝,人说他是茶界前辈,

他只当自己是卖茶人。



武夷山的傻瓜来了


武夷山的三十六峰九十九岩,大多数都留下过黄老的足迹。八十年代他来武夷山收茶,怀惴几十万的现金,在颠簸陡峭的泥石路上跋涉,担心被抢,还会叫上许多亲戚押车。但是岩茶迷人,黄老抵挡不住它的诱惑,一年中多半时间驻守在武夷山,与姚老学茶,亲自上山跟着茶农采茶,亲自拼配、焙火。




姚老是武夷总厂的姚月明厂长,这位老人把一生中的五十多年时光都交给了岩茶,在茶圈子里,他几乎是武夷岩茶的代名词。黄老一直称他为师,讲起老师,他的声音一下子低沉许多,无数的月夜深山,他与老师推心置腹,茶水几番由浓转淡。


Q:您这个“傻瓜”的绰号是怎么来的?


八十年代,岩茶在国内的销量还很狭窄,拿货的人没有支付现款的,武夷总厂经营困难,总厂职工和茶农生活都很艰难。


你在城市里对一杯茶赞不绝口的时候,不会想到那时茶农、茶厂、工人的境遇。亲眼见到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当年,我用现金付了全款,把武夷岩茶的收购价提高了百分之三十。那时候,主要是三大茶商来武夷山收茶,另外两家都是国企。我这样做了,他们自然也受到影响,不得不慢慢改变以往的做法。后来我再去武夷山就多了个绰号,大家一见我都说:傻瓜来了。直到今天,武夷山老一辈的人还会这样讲。


好茶会说话,你喝了就知道


武夷山与岩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武夷山独特的地理环境养育了岩茶这一独特品种,黄老说“岩茶是最像大家闺秀的茶”。判断一款武夷岩茶的品质,无非从两个方面入手,一个是山场,就是产区。当地人主要分为三个产区,正岩、半岩、洲茶。还有一个是工艺,主要体现在摇青和焙火两个方面。





Q:一款茶到了消费者手里,不知过了多少道手,如何才能判定茶叶的产区?


靠喝,通过喝它的岩韵来判断。气韵足的是正岩,有一点点的是半岩,没有的是洲茶。


说到岩韵必提的四个字:岩骨花香。也就是火山岩石的气息和山野花草的香。这和茶道一样,是形而上层面的,只可意会不能言传,得靠自己慢慢悟。


彼时,杯盏里是黄老的大红袍,黄老现场教学:茶汤入口,让它在舌尖静待片刻,茶香可以从呼吸间自然流出来,这就是好茶了。

好茶会说话,你喝了就知道。


焙火的临界点最妙


姚老喜欢出其不意考学生,有一次他拿出十二个品种冲泡,让厂里的制茶师傅和黄老一起猜名字。黄老有七泡猜中,有一款现场只有他感受到了轻微的焦味,姚老不信,拿出叶底查看,果然有两三个焦条。完了,姚老对他说:你及格了。这是黄老一向自豪的“六十分及格”的故事。



Q:有人把这种炭焦味叫火香,也有人将它看成岩韵,您怎么看?


焙火太过,就有焦条产生,所以火工师傅的技术含量非常高,温度每升高一度,就再也没有了回头的余地,茶的滋味就会改变。焙火的临界点最妙,多一度是炭,少一度是茶。要把握好,太考验功力了。


焙火会产生火香,很多人与岩韵混淆,实际上这是不一样的。火香,是茶叶焙火之后没有经过常温存放退火,茶叶还有火烤的焦炭味。


你可以这样处理,刚刚焙火完成的茶叶,常温静放几个月,等火香完全退去,再喝。


白茶,最是日久见真心的茶


白茶是后起之秀,在市面上价格不菲,黄老手里有一批八十年代的老白茶在白茶界是标杆性的。它的汤色、它的药香、它的口味都是一个时代的引领。如果说黄老对岩茶是精雕细琢的爱,而他与白茶完全是随性的遇见。八十年代,日本人在黄老那里拿白茶,那时候价格还很低。后来,这一批白茶库存积压,几十年无人问津。黄老夫人在整理仓库时说与其这样白白占据空间,浪费维护成本,还不如烧掉算了。可是那么多年的相处下来,黄老不忍心烧掉,就说先拿出一点泡泡看。



Q:经过您口的茶有成千上万,令您难忘的极少,这些老白茶是如何打动您的?


那次我太太真是准备把这批老白茶烧掉的,我拦了下来,说泡一壶试试看。一口下去全是惊喜,那种原汁原味、未经雕琢的美妙浅浅淡淡的,在嘴里很长时间都不散,很打动人。白茶是日久见真心的茶,越老越纯粹。


茶汤里的人生,才是我看重的


很多人来黄老这里喝老茶,末了会说,这个茶没有早些年霸气了。黄老总是笑笑:茶老了,哪里还会有那么多脾气?人也一样。


黄老似乎从来都不是合格的商人,名与利从来不是他做生意的第一要义,他能因为38斤好茶与人成为一生至交;从八十年代到零零年,十几年里他在香港批发茶叶的价格不曾变过,在他的坚持下,市场稳定如斯。


Q:您与茶叶打了许多年交道,您觉得收获最多的是什么?


收获都在茶里面。与姚老的师徒情,与夫人的伉俪情,与五湖四海朋友的相识相知……这些是我最看重的。


谈起未来,黄老一脸期许。他在老家泉州惠安,有千平土地,黄老在上面修建了许多房屋,远远超过自家人口。


Q:怎么会在老家造这么大的房子?


到我这个年纪,还有一个愿望。我把老家的房子弄好了,到时候五湖四海的朋友,每个人过来待几天,拿天南海北的土特产分享,大家围在一起喝茶聊天,多好。


这个时候,傍晚的夕阳透过竹帘打在黄老的脸上,从他的身上流淌出一种安定幸福的力量,是黄金百万也无法买到的。我仿佛看到房屋之外半人抱的龙眼树在微风里摇曳生姿,替主人欢迎来自远方的客人。



老照片




黄锦枝(右)、陈书省(中,原崇安县茶叶收购站站长)、黄镇国(左,时任崇安县茶叶局副局长)在90年代的合影


姚月明夫妇(中)与黄锦枝夫妇(左右)2003年的合影

618 +1

上一篇:山青花燃普洱茶,带你寻回本真而温柔的力量

下一篇:年轻人喝茶:想说爱你不容易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