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悦网 > 人物 > 正文

茶人 | 冯赞玉: 易白头,只为一点红

茶人

来源: 茶悦网 2017-08-14 09:59:01

一杯九曲红梅茶,知我不须言

    弘一法师说“白玉杯中玛瑙色,红唇舌底梅花香”,喝完冯老的红茶,脑海中一直闪现这句话,用它形容“九曲红梅”简直绝妙。


    九曲红梅茶产于风景秀丽、环境宜人的西湖灵山风景区周浦乡的湖埠、上堡、大岭、张余、冯家、灵山、社井、仁桥、上阳、下阳一带,尤以湖埠大坞山所产品质最佳。


冯赞玉.jpg


    大坞山高500多米,山顶为盆地,沙质土壤,土质肥沃,四周山峦环抱,林木茂盛,遮风避雪,掩映烈阳;地临钱塘江,江水蒸腾,山上云雾缭绕,适宜茶树生长和品质的形成。大坞山的九曲红梅,长得异常水灵,所炒制的茶为一等一的妙品,以细、黑、匀、曲见长,堪称一绝。这种源远流长,久负盛名的红茶,曾获1886年国际巴拿马金质奖、1929年第一届西湖博览会优质产品奖,和全国十大名茶。


    冯老,全名冯赞玉,是九曲红梅茶制作技艺的唯一省级代表性传承人。他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讲解九曲红梅茶的“前世今生”,包括其历史发展、获奖情况、申遗之路、技艺传承等。他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,让九曲红梅被更多的人了解、认识。


    九曲红梅曾与狮峰龙井以“一红一绿”媲美享誉,一些大茶庄也都以出售九曲红梅茶为荣。如今,一个风采依旧,一个却成了“灰姑娘”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随着西湖龙井茶声誉鹊起,效益剧增,九曲红梅的价格一落千丈。茶叶专业队解散,加工茶厂关停,全乡生产茶园面积已不足1200亩,红茶产量也逐渐降到30余吨,九曲红梅几近湮没。


    冯老不忍心看到它销声匿迹,通过各种途径去参加培训、学习,再加上自学和实践,他成了省里的优秀农技员。2002年,他制作的九曲红梅茶获得了“中国精品名茶博览会金奖”。 说起这些,冯老的语气里充满了痛惜。


    “但幸运的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它的价值。”


    农技员是很难考的,全省才通过两三人。冯老的农技员决不是浪得虚名,跟冯老巡山是特别有意思的事。一路上我认识了三叶草、覆盆子、棉花草、萱草、迎春花、坚漆……从小读鲁迅的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对“覆盆子“三个字,最为熟悉,实物其实也见过不少,直到今天才对上号。还有那个” 萱草“居然是小时候奶奶家门前拈着玩的野花,这个发现实在是令我兴奋不已,对山边的植物来了兴趣,冯老有问必答、旁征博引,学到了很多知识。


    其实,这些对冯老来讲,只是小儿科。只有对植被、气候等等了然于心,才能科学地照顾茶园,从而生长出好的茶叶原叶。九曲红梅的茶原叶同样是西湖龙井的茶原叶,冯老说西湖龙井以狮峰为佳,但若是制作九曲红梅反而是大坞山的更胜一筹,这就是所谓的“叶徒相似,其实味不同”。


    九曲红梅采摘的青叶须大而嫩,谷雨前后采摘最佳。冯老指着茶园里参差不齐的茶叶道,“千万不要以貌取茶,别看这些芽叶大小不一、采摘时间也不同,但它们制成的茶,除了兰花豆香气外,还有点花果香,很有内涵,这就是群体种的魅力。


    九曲红梅的工艺,略为复杂。摘完青叶,先是晾晒,至搓捏起来有“簇簇”声后,再移至锅内进行“揉软”工序,直至青叶发红再次晾晒,八九成干时用尼龙袋包装、扎紧令其“发酵”,之后仍是晾晒,至九成半干后搁白炭上烘。


    九曲红梅讲究“香、黑、细“。外形卷曲细紧如鱼钩,身披金色毫毛,汤色红亮呈玛瑙色,叶底也要亮红有色泽。注入沸水后,淡淡的花香扑鼻,入口清香甘醇。


    冯老讲起九曲红梅来头头是道,可以几天几夜不合眼。从传统技艺的传承、推广、申遗、注册商标……一切与九曲红梅有关的事,他都操碎了心,但他却乐在其中。


    如今,冯老白发丛生,却精神矍铄。他给自己的制茶厂取名“白头红”,既是写实,也是对那段为九曲红梅传播所努力的岁月的纪念。冯老一生都在琢磨如何让九曲红梅在沉淀中愈发完美。正是有了他这样的坚守者,九曲红梅是幸运的,而更幸运的还是它遇上了好时光。


    柔风下春日渐暖,双灵山上试煮落花泉,一杯九曲红梅茶,知我不须言。

上一篇:最美十大茶诗:清茗酬知己,煮茶会佳人

下一篇:夏天为什么最好喝绿茶?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