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悦网 > 人物 > 正文

致周迅 | 人到中年不妨染些普洱茶香

人物

来源: 2018-09-05 11:47:33

不汲汲以求,不做暴烈的醉人的进攻,而是渐渐渗透,在慢煮岁月中,把人不知不觉带走,使人的心灵饱含期许。

1

灵气天成,演技浑然,不少观众都曾傻想过,像周迅这般有祖师爷赏饭吃的,连岁月匆匆都会格外怜惜她吧?谁料到,还是被一击而败了。

随着《如懿传》的开播,批评周迅的言论几乎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一起。

皆因年过四十的她扮演少女,尽管演技在线,依然救不了拧巴的违和感。

时间的翻云覆雨手前,评论区里一片倒戈,甚至将她推上了丫头教教主之位。

大概是演员的职业需要使然,不惑之年强行扮嫩,在此举世谄媚年轻的时代,绝大多数的观众及主流的市场都在“合谋性”地让她继续扮嫩,直到人们看到了她的衰老。

事实上,周迅不是没想过自己的衰老。据《每日人物》称,她曾说,“我一直想像伊莎贝尔·于佩尔那样演到这么老。

她是我的一个偶像。但靠演员的一己之力并不能完成,演员和观众是相互作用的,我演你们也得来看呐。”

现实对大龄女演员的残酷和势利,可见一斑。

就这样,这个被陈可辛称之为所有导演的梦想,被冯小刚赞之为中国最好演员的周迅,被逼得“浓妆淡抹”,被逼得“甜媚诱人”,被逼得“尴尬装嫩”。

无独有偶,颜值能打、演技突出的俞飞鸿、袁泉、陶虹、陈数等中年女演员们同样遭遇着类似的中年危机,为什么观众总不肯轻易接受斯人已半老的事实呢?

时间流逝,年岁增长,衰老无罪,错的是沉浸于梦幻般审美的观众。一边以艺术的眼光凝视演员的外观,一边以写实的姿态直视其皱纹,又不能笑迎其间的落差,悲剧就这样诞生了。


2

当美女佳人在岁月的长河中凋零了容颜时,偏安一隅的普洱(主产地云南)却将时间变成了自身的不朽,成为世人皆知的“可以喝的古董”,且可长期存放、越陈越香。

较之于既是易老体质,又有怕老情结的人类,不能不让人感慨:摧毁了多少美女佳人,打败了多少英雄豪杰的时间,为何却独独成就了这种茶?这就不得不提到普洱茶的形成。

不管是生茶还是熟茶,普洱茶的加工都要从鲜叶杀青、手工揉捻、日光干燥开始。

正如一次次的修改打磨对一部作品的重要性一样,那嫩芽也知道自己不会永远鲜绿永远年轻,便从一开始就接受了茶农们的“摧残”。

耳边仿佛传来了茶农手揉叶子的声音,穿越多年的时光隧道,听来仍觉震撼,毕竟这是不易的自我打碎自我重塑。

除此之外,普洱的形成还离不开“渥堆发酵”、反复翻堆至凉干至熟茶,以及微生物的参与。

期间,晴雨相间,昼夜晨暮,日复一日,普洱茶一直在酝酿,日久弥香。

有人说,经过百年的凝敛和历炼,时代的风云变幻,世间的人情冷暖,都被它吸收进去,

时间在普洱茶身上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,因为随时光溜走的是青春,留在它身上的是醇厚与韵味。

正是在茶叶嫩芽鲜嫩青春的自我撕扯,与茶饼干瘪中年的默然发酵中,我们看到了普洱茶与自己、与时间的圆融无碍。

而这圆融无碍,不仅是青春的任情纵恣与中年默然发酵的制衡,更是普洱茶动人风韵的秘密啊。


3

小到一片茶叶,大到一个人,都会困于时间与衰竭的夹缝中,即使如松柏长青、如美人驻颜有术,也不能力挽逝者如斯夫于狂澜,倒不如,放下对外在的执念,随时而变,泰然处之。

苏轼曾诗曰:从来佳茗似佳人,我却认为,佳人应像佳茗,而演员佳人,如周迅类,尤其应像普洱茶,要有味道,耐品味。

一旦褪去了青春时期的明艳动人,不如像普洱茶在方寸杯盏的浮沉间释放与回归。

不汲汲以求,不做暴烈的进攻,而是渐渐渗透,慢煮岁月中,把人不知不觉带走,使人们的心灵饱含期许。

恰如尼采所推崇之最动人的美:不做暴烈的醉人的进攻的美,茶正向着这种美而生,周迅亦然。

至于观众们如何看这个问题,要知道,高山流水遇知音,难得;夏虫不可语冰,却很常见。

年过四十,是时候认真地做出转型了,请好好地展示这个阶段的自己,别被锁在各种少女角色里,别和庸俗的需求妥协,你应当成为更好的演员。

那些曾经只爱你年轻容颜的人,也在慢慢老去。

有一天,当他们也年过四十,再看那时的你,就会像发现了年少时夹在书本里的一片花瓣,而你所展现给他们的,也会赢得一句“很有味道!”的赞叹。

以文代茶,敬年过四十的周迅,以及总会变老的我们,希望岁月依然,人亦安然。


上一篇:香不过肉桂,岩茶里的“香姐”来也~

下一篇:就“曼松”撕X了,然后呢?

相关文章